所谓成长,不过是明白自己想要什么、能要什么和该要什么的过程,所以那些失落、遗憾和不知所措,大都是由于错误估计了自己。

斗争也好,妥协也罢,都是自己。
码字中途休息的时候,莫名其妙搜起这首曲子听,想起不久前学生生涯的最后一课。

很久以后当我们回忆起来,那一定是极为平淡的一日:下课之后,一如既往地有人要赶着接下来的导修,我最喜欢的助教依旧在人群里忙碌着来回,教授站在讲桌前,笑吟吟地面对拥上来的后生...

我记得开始是一个人在走。

有幸遇见你们。

我没有日记可以收藏点滴,我没有录音可以留下痕迹,我甚至也没有图片可以完整地讲述一个故事,但我想这是被珍藏在我内心的一个世界,不管我走进走出,往矣来思,那永远是一个毫无风霜的地方,万花海中四时如春,纯阳宫上...

 

不如同我化骨于这天涯一角

晨与昏擦过眉尖发梢
呼与吸浸透荒夜清晓
耳后是山水迢迢
头顶上日月昭昭

且留我一个念想
为之覆辙重蹈
为之骨立形销

且存我血骨为养
生根开花
酿而为酒
祭这虚华静好
佐以半世尘嚣

但原谅我只能静静伫停在这里

悲世事无极
笑江山不老
叹这韶华转瞬
尽空付与痴顽年少

如果渗入肌骨的是三月炙热的心跳
我可否于这荒草乱石之下
独刻一笔彷徨的注脚

遗憾是那些已来不及说的再见,即将面对的割舍,以及似乎在远方的、怎样也无可避免的告别。